Skip to content

呸,周一

下了班在暮色里赶去上课,下了课在夜色中赶回家喂鸡的周一,充实之中过出了一种活该的感觉……

今天是第二次上Barista的课了,这回的课教打牛奶和用打好的牛奶做拿铁和馥芮白。

和班里对做咖啡表现出初学兴趣的其他同学相比,已经在店里打了一天牛奶并做了一天咖啡的我简直快枯了。调整咖啡粉研磨度的时候;打秒取咖啡的时候;奶缸里非得插根温度计盯着温度打奶泡的时候,“我真是tm脑子进了恒河水才交钱来加班”的感慨,在心头,一遍又一遍。

最初是抱着学点新东西和理论知识才报的课,第一节课的感觉也还好,结果不曾想今天授课的老师直接在油管搜了个打牛奶的视频来教学……那一刻我内心有几百句“我擦嘞”如狂风呼啸也如经文涌动。在大家认真的抬头里我默默低下头怀疑了会儿人生,开始意识到,可能我的三百多,花得太天真了。

Read more
Side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