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くびょうもの

前情提要:几个月前的一场喉咙痛被两板抗生素成功带走,紧接着鼻窦炎就顺势发作,又霍霍了我一波。

让我没想到的是,这届鼻窦炎居然揣着“不抛弃不放弃”的劲儿,生生地伴我跨了年;典型的几个症状在这段时间里还像欠本一样地消耗着我,直接导致我目前除了健康什么都能看得开了。(口胡)

*[欠本]:大概率是方言。形容另一方毫无底线、不知餍足。

好容易熬到这周,鼻窦炎都眼见着偃旗息鼓了,好家伙这两天脖子一侧又被我摸到了成串的好几个淋巴结。手贱百度了一下,发现卧槽了谈的都是几年几年生存率了

犹豫再三,今天还是拨打了诊所的热线,极难得地还约到了Dr · W。

Dr · W的亲切度虽然远不如老杨,但干练是真干练,看病跟看瓜一样——触诊完分分钟就给我开了验血单,丢给我一句:“下周一验血,给你加急,周二回来看报告。”

没…没毛病,就是这态度干脆,还给我加急,反而惹得我心甚慌 ……

哎写这种杂事总是好难结尾啊,写到哪是哪吧。

btw蓦然回首,我的人生简直如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