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ob la di,ob la da

送A学琴的周日一大早,老师家的猫溜了进来,爬上沙发,趴在我腿上,呼呼大睡。

猫果然不是自己的是最可爱。

十月最冷的时候去了两次海边,十一月初最冷的时候去了A学校吉祥物的生日聚会,吹尽了这个冬不冬春不春的天里最狠的冷风,冻得我姨妈差点都不来了。

虽然还是冷,但大马路上该开的花还是都开了,漂亮又冷清。天气总是风急雨密,闹得花粉症和感冒轮番做法,人很难熬。

今年的夏季估计也要延长了。

短发again。脑子一时不灵叫师傅剪了个半长不短的刘海,现在每天要从遮住视野的发丝缝里窥人,近视加剧不是梦……

论酸倒牙我就服这个。中午大意地吃了个三五片晚上再吃饭,我的牙它就不是牙了,是棉花。

在家休着息居然也来活了。要烤店里卖的scone。

叮。

2 thoughts on “ob la di,ob la da”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