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March 11, 2021

Life

周四了

大概是因为这两天上班不太忙人也不太累,我居然都敢失眠了。
加上昨晚看到之前喜欢但是忍着没买的街鞋又打折了,我直接快乐,挑了老半天,结果发现踏马的要买两双才能打八五折(远目)。
夜深深,有些问题开始困扰我 —— 我是谁我在哪,我究竟有几双脚才需要穿那么多的鞋 ……


纠结到两点半也没能决定买不买,睡下后来不及做梦就到了六点,爬起来给小吴做便当。平时给他做便当都是提前一天焖个饭做个菜装好放冰箱,昨天想给他换个口味,做个三明治给他带去,于是为此光荣牺牲了睡眠。

六点半又回去睡了会儿,刚寐上就被闹钟和责任叫醒,起来给 A 做带去学校的便当和早餐,八点左右催她起床穿衣吃饭出门,但往往是越催她越磨蹭。这种戏码,让我最近时常在要送她去上学的日子里由衷感觉我在无限复刻我记忆里的我妈,这让我逐渐要变成为人世间又一个平平无奇的野原美冴。(手动泪奔)
送完 A 去学校回来就九点半了,休息一会儿去上班。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