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1.七月整个都很动荡。

逗比因为和老板吵架,趁着脚伤连罢工带休养地置了半个多月的气。

虽然脚伤也是真的伤……但赶在这种游戏也在花钱账单也待付报税也正在日程上的时候罢工未免也太有种了吧亲 !!

2.不管怎么说,生活还是要继续。于是这半个多月多了不少时间面对面玩游戏之余,顺便达成了“管账单去死啊”的共识(……)。


3.这个月还有一件事是,逗比的一个前同事Alex这阵子突然人间蒸发了。

听说前一天还正常上下班,但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都无故旷工,任谁都联系不到他人。

之前他还和逗比联系过说一起创业,结果就这么突然没有了音讯。

上周逗比和另一个在找Alex的同事小林约了轮流去Alex家看看情况,我不太放心就跟着一起去了。到了之后一下就看到他家对面停着一辆被警察标记了“Police Aware”的窗玻璃破损(疑似遭子弹射穿)的车。

picfxfile

门口的信箱攒了一叠的信没有人收,车也还停在车库前,门前的草有肆意生长的趋势……

下车跟逗比摁了很久的门铃,门铃的声响大到在门外都听得清,屋里却没有人应答。

门边是百叶窗,没有完全拉上但是也看不见里面。只能看见窗前挂着的一排小红灯笼,在这种情况下显得有点清冷和诡异。

很奇怪。

三四十岁的独身中年人,通世故又为人厚道,有正在还贷款的新车和独居小公寓,有固定的工作和创业计划,怎么也不可能是会无故失踪或者平白遭遇不测的人选。——和逗比两个人怎么都想不通。

后来小林提议报警,结果报了警之后警察也没立刻受理。

又这么过了两天,听说找到了房东拿钥匙开了门,确认了人不在房子里。确认这位同事是凭空地,无故地,失踪了。

4.这种感觉很微妙也很透心凉。你完全想不通这个人独自去了哪会去哪,他在的时候也并不是可有可无,他是老板的好臂膀,是同事的好工友,但他不见了之后,好像其实也没什么。

5.微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