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on cold

img_5211

1.南澳的秋天,天气冷出了誓不回暖的意味,爱风度如我,栽得算是义无反顾了。(……)

具体情形就是头昏脑涨了两三天之后咳嗽开始涌上我整个人。这感冒还不单行,附赠了我一发霰粒肿。虽然两天就好了,但是还是给我留下了“这算怎么回事”的惆怅。

2.就这么度过了生日。

带着吐不尽的咳嗽,和小吴出去吃了顿晚饭,回来后小吴的弟弟妹妹给我送了个生日蛋糕,以吓了我一跳的形式——电视小说里常有的“一开门就见一个蛋糕带着胧胧火光迎上来”的场景。

蛋糕上头插了两根点燃着的、呲着金丝儿的、迅速黯淡下去的,形状分别是1和8的仙女棒。蛋糕周围还摆了一圈迷你的杯蛋糕,煞有介事地。

始终觉得过生日能得到的开心无非就是这样,仪式感,跟被人当一回事。

4.最近依旧在玩游戏,糟心的人事在游戏里也都找到了对应,不过这游戏有一点特别好,据我观察就是报应基本上都来得格外快,那些个性恶劣得太过明显的人真的都以“活不过前三集”的效率在退游或是被群嘲。

换做在现实里可就大不一定了。

5.读到余光中的诗,一些名词做形容词的修辞都特好读,“星空很希腊”“云很天鹅”“女孩很四月”这类的。

6.无处安放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