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傍晚在海边,看着轻薄的天空想到挑高的屋顶,看着金黄沙滩想到蜡笔的笔触,看着波光的海面想到揉皱的糖果纸。

一回神又是平凡风景,海风阵阵,吹散说话声。

周一是腊月三十,也就是昨天,这一天少了任何仪式感或氛围的加持,就好像和其他任何一天并没有什么不同。

唯一不同的只是这天海边的人比其他时候要少,鸽子则显得比其他时候要多。被它们聚集起来包围时,我突然为难于两手空空。

庆幸我们谁都不执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