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上周在院子里摘枣没留意被刺扎破了手指,扎得深但伤口小,伤口小但特别痛= =。

枣树的刺看着跟铁牙签似的,扎人归扎人,看着倒没半点会断在手指肚的肉里的样子,结果tmd刺不可貌相。

被扎到之后手指痛了一周,今天看到伤口的皮翘起来了一点,把皮剪掉了发现肉也没长上,里面有个黑点我一直以为是淤血,一摁之后痛得我直呼这事不简单!挤了挤想把“淤血”挤出来,全程痛得我后脑勺跟通了电流一样,最后挤出了睫毛尖一样的细软的小刺来。

好家伙啊好家伙。

周树人家的枣树做小红花的梦,我家的枣树教我做人。

Comments (6) for post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debarComments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