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因为人懒所以一直都戴日抛,上次冲着折扣买了好几盒月抛,上周拿来戴了两次,结果两次戴的两副都尽磨我左眼,弄得我费解又伤心。

上周六开始左眼痛到我有蚌含砂的实感,以为要瞎,急忙约了这周一看杨医生,同时为了保险提早约了这周六去验光,打算看看眼睛没事就干脆重新配副眼镜。

周一看杨医生的时候我眼睛果然已经好差不多了。感慨在澳洲看病真的讲究一个及时,不及时的话等医生约到了病也好齐全了。

因为眼睛没什么问题,周六就安安心心去验光配眼镜了。最后配了副眼镜四百多刀,可能因为今年存了点钱,居然觉得很便宜。

有隐形眼镜的账单做对比,也很难不便宜就是了。

Comments (2) for post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debarComment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