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烦恼何其多

——这是有语病的前言,来自我跟我妈的聊天。

这一周无语到家。

小吴和他的老板一年无数度闹不和,上周开始罢工,罢到这周另找东家了。本来我也已经不管他怎么一年到头地作了,但诛心的是他找东家找东家吧,一下新东家居然就给安排去乡下出差了,这下就关我事了。因为约好一周他接送A三天,这会儿他出差了还送个腿的送,到头来还是都我送。

叹气都要叹到断气。

还有新请的钢琴老师,因为是朋友介绍我也很放心,出于信任和没必要的热心,我还另外付了一笔试课的钱,然后上上周正式上了一节课,课后我就一次性付了十节课的钱,结果付完钱的第二周(也就是上周)她就说来不了= =。我没问原因但是也表示理解,结果她这周又说来不了,一下把我整懵了。原因是我周日上班的时间是要跟着她上课的时间来变动的,但我上班时间都变动好了结果她连着两周说不来。

简直好样的。

这周倒是给了理由说(周五)得知外公去世了所以(周日)来不了(然而她是留学生家人都不在这边)。我一下也不知道究竟该说什么,心里飘过人类悲欢的不共通这一老套的感慨。我知道我应该理解体谅她的悲痛,但我看到消息的当下其实很不理解她的远方的悲痛如何影响她眼前的敬业。

不理解他人的痛苦、对他人感到不信当然是我的问题。

这几年我见过周边太多这种以亲人生病住院去世为借口来躲避推卸责任的各种事情,说实话有时候看到路边一无所有的流浪汉我都觉得他们要比衣冠楚楚的我们坦诚得多得多。

钢琴老师说她外公去世没法来上课的时候,我觉得这消息对我来说就是天上多了颗与我无关的星星,世界上少一个我不认识的人,我的感伤是枯竭的水龙头,没有任何同情再能从中出来。而我付出的每一分钱都是我的血汗,都是我的生命跟时间的交换,与我息息相关。所以我嘴上说节哀,但我又很难不对我付了钱但收了钱的人有一出是一出地说不来上课最后还导致我上班时间两度改来改去的事生气一下。

我快三十岁了,遇到的人和事如潮涌早已经饱满了我的见识,同时也因为已经见过了太多的谎言和算计,借口和诡计,所以这几年我已经习惯戒掉心软和没必要的同理心。——虽然意识到自己的没人性时我对自己又失望了一些,但也没有办法,钱和信用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tnnd啊,如今二月的烦恼卷土重来,解决过的事情又变换了细节重新困扰我,而这些烦恼之于我就像江河经年缓慢的汇聚,大概总有一天要淹没我。

人生总是重复在同样的事情下的不同的结果里。眼下这个三月也是注定不会好过了。

—————-cut————

写完过了两天了,其实一直在反思我是不是在钢琴老师找借口不来的这件事情上太苛刻了一些,或许她和外公感情很好所以悲痛以至于她短期内无法继续她的学业和工作,或许她这段时间需要为此消沉,这完全是人之常情我不应该因为自己的面子受损而反复苛责她的背信。

大概就是这样纠结了两天,然后跟朋友确认了钢琴老师应该是“周末都起很晚”“跟男朋友吵架他男朋友没办法开车送她去”,我才又跟自己和解了。

(虽然和狭隘的自己和解也没什么好值得开心的。

Comments (2) for post “烦恼何其多”

  • 能把当下的不顺利形容为「烦恼」,说明还颇乐观。我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节点,撑过这个节点,当然还有下一个节点,但是多少能松一口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debarComment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