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一时兴起提过要整理一些过去在别的博客写的日志。拖久了怕自己彻底放弃,所以现在干脆实现掉。

——都是一些六七年前写的流水日志,每篇都不长,表达的东西也都是清汤挂面式的简单。用着……我现在不太会有的语气(皱眉头.jpg)。我其实很怀念那个时候的简单生活,只是比较否定那个时候的自己,有种难以和解的情绪。

所以、但是、总之、这份整理定名字叫[浮生取义],之后同样的整理都会沿用这个标题。

这篇是 [Ⅰ]。


零点二十分          4th Nov 2012

念英语中。重新拾起英语语法看,真的感觉活退化了。

今天开始写blog,希望不会中断它=v=。

undefined

这篇日志安家在我在blogspot开的博。当时在紧张备考,但可能很闲,因为居然还有时间和闲情可以写博客。

现在回头这么一看,万万没想到第一篇日志就在立flag了。

果然类似“希望xxxxxxx”或是“我要坚持xxxxxxx”的话真的是不能往外说,打脸率98%。


1102文化祭          4th Nov 2012

今年走的是大吃的路线。和Yuki跟Lee半路汇合,一起分食了三袋炸鸡块,一大盒蛋包炒面,两条烤热狗肠,一个蒙布朗,一个咖喱面包,半个牛奶甜甜圈,一份炸面包耳朵(糖撒得跟不要钱一样!)。外加一盒酸奶饮料和很多杯的茶。结果回来就拉肚子了… 所有的活动中最后也只去了dark house,一片黑暗里走迷宫的游戏。走了不到一分钟就出来了,囧的是,我们是从入口出来的= =郁闷,就在里面转了个身而已。人生也就是这样啦。

undefined

和第一篇日志的发表日期是同一天。想想可能当时是因为经历了高中生涯最后一年的文化祭而想要抒发点什么才开的博客。(结果根本没写出个所以然,鸡毛蒜皮倒是满地开花。)

不过还记得那年人际关系发生了些变动,加上升学压力所以当时其实并不是每天都可以做到“我很好”。

说来有意思,现在反观当时的那些不开心不开怀只觉得是典型的青春病,如果带着现在的心态到那时重活一遍,我真的是有十足的信心不会为同样的事感到忧虑愁苦。

妈的果然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我变了!


大清早             5th Nov 2012

刚刚吃完早饭,回来坐在电脑前面就又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好了

img_9847

其实今早一睁眼心里还喊了一声“糟糕!”,但又马上反应过来今天星期天。虚惊一场,以为今天要上课,伤不起啊。 最近患得患失感很重,如果原因不是压力大的原因我就也没法解释了。等考上大学就暂时可以松口气了。 明年的四月份,樱花盛开的时候,希望我已经站在东京了。 

undefined

其实当时的压力就是稻草压骆驼,骆驼是我,稻草也是我。患得患失也是出于外界对自己的期待所以自己总给自己一种“你可要紧张起来啊”的暗示。

现在当然一眼就能明白这些,但当时还是不得不每天平白无故地自发而又完全没必要地“你要紧张起来啊”,各方面都相当于现在的“睡什么睡起来嗨”。

要是提早知道几年之后自己可以推翻自己,当初一定能节省下不少负面情绪。


旧照片&blablabla         6th Nov 2012

感觉去年比今年暖和很多诶,是我的错觉?最近早上起来,室外都只有四度了。温室效应该不是真的只作用在地球两极和天气预报直播间吧=口=刚刚睡醒的时候,第一下翻身下床,开冰箱,拿冰牛奶,喝了一大口,一边回忆刚刚是不是做了一场没有完的梦。今晚要给老林打电话;查大学的资料;做先前上村给的两所大学的过去出卷问题。

先再去喝口冰牛奶好了……

undefined

那时候一觉得没什么头绪就热衷喝点冰牛奶,好像喝进去的是自己当时无法排解的情绪—— 一大部分也是对漫漫长路的疑惑 ——曾经一定是期待过它会像其他食物一样被胃缓慢辗转地消化掉。

但我现在就没那么爱喝牛奶了,倒不是因为活得多明白了,

而是澳洲的牛奶没日本的好喝(奶牛:你变了!!


新年                             7th Nov 2012

今年新年好想回家啊TAT巴特没办法啊,到时候依然要上课。靠看暑假回家时拍的照片解解闷。

这篇特别短,写的也特别简单,但倒是让我惊奇了。因为我基本上已经摆脱掉“想家”这种情绪很久很久了。可能偶尔会有“啊,有点想xxxxxx(都会浮现家庭里具体人名或头衔称谓来)”“想国内家里的房间/窗前的一排茉莉花/阳台…”“想吃xxxxxxx”这类的,但是想“家”这种笼统到直逼“无解的乡愁”的情绪已经早八百年就云消雾散了。

/为什么?/

我觉着这就像孙悟空取经路上并不时时记挂着花果山水帘洞一样,但是也不会忘记有这么一个地方,是自己茫茫中的归宿。(但是猪八戒可都有把高老庄挂在嘴边呢)(——哔———)


以上是半个博客的内容。回顾的时候真的“远在天边”和“近在眼前”两个感觉在交错之余,很多没写下来的事情也都一股脑地涌现,奶奶个腿的考试的时候记性就从没这么好过。

另外在这个写完之后才发现同年六月份我还在Pixnet还写过几篇日志,相比11月份写下的迷茫和逃避,那个时候都是记些校园生活。

看得我卧槽卧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