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年末记事

感冒

我居然,在四十多度的天气里感冒了……

我拍了拍“自己”大喊了一声:“没天理啊!!”

疫情有感

lockdown取消了之后没两天,爆出一个中学生确诊了新冠,然后这个学生所在的学校就关了。好巧不巧,这个学校就在我家附近,又好巧不巧,这位可怜的学生连着两个周的周日都来过我们家店所在的商场,好死不死那两天我都在店里上班。

商场正被列为高危场所,而我又感冒了(合并花粉症),导致我真的是想问天…问大地——喵了个咪的新了个冠的这奇了个怪了合了个理了吗……

搞得人心惶惶的店里生意也大受影响,还听店里客人说到过那位被确诊了的学生,口气多少都有抱怨和指责的意味。

我开始想到我在过去的两周里去过诊所和Dr·W聊过之前焦虑暴瘦她建议我做心理辅导的事,去过商场办公室找经理聊过疫情期间店租的事,去过A明年要就读的学校和两位老师开过会,去过超市与遇到的熟人闲聊过两句,在店里上班接触许多客人。我就在想,如果我与那位学生一样——足够不幸的话,那我作为一个普通的正常维持工作和社交的人,是不是因此也足够罪恶了。

人性始终是罗生门。(强行总结)

零钱包

前阵子随便网购了个零钱包,结果到手发现它本人比我想的要大一倍,心里“噫惹”了好久,觉得外面的袋子都“叉烧好过你”。

不过后来发现能把我的卡夹兼钱夹完美放进去,我又可耻地真香了。

人类的本质诚不欺我。

妈耶

那些,拔智齿教会我的事——脸会肿、消了肿会淤青,完了淤青原来可以这么青。

亲娘了,青得我发慌。

不过去拆线(拔智齿缝了两针)的时候淤青就消干净了,牙医见我还大夸:“啊恢复得很好呀。”

——结果因为恢复得太好,缝的线长进肉里了,牙医差点拔不出线来= =

还有牙洞。拔完智齿留下的那个牙洞原来不会马上就好,据说是起码要三个月才会被慢慢被长出来的肉填平。

如今牙洞“本人”的存在感依旧很强,我现在每天吃完饭都感觉我的牙洞里甚至有一个完整的“人间不值得”……

浪子

小吴戏演砸了,离了家闹了一通没人理会,就又回来了。

时常感觉他是一个在我的雷区疯狂跳大神的存在,好在他为钱闹了这么多回我也看开了,最近心思不放他身上了,就也不怎么上他的当了。

挺难想象的,不久之前在见家庭医生被问到为什么暴瘦时我张着嘴说不出话,脸上社交的笑容僵住了,下一秒眼泪往下掉。

赶不上看牙医那天,心态突然崩了,跑去厕所在隔间坐着,盯着天花板泪流。

如今只是想通了也看透了一些,就可以笑着和还在关心我的医生说:“我感觉好多了。”

我的情绪是罗生门。(没错)

休息到底的休息日

之前猛上班没得休息,结果疫情重来一下给我休息了好多天。上周只上了三天班,日子简直不要太舒服。

积压的情绪和疲劳让我连着睡了三四天的大觉,睡得我整个人都起了雾,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不过心里还是有好受许多,毕竟一周打渔七天晒网何乐而不为。

如果我在这么闲的时候还是个马云就更好了。(我tm在说什么???)

败家理论

突然想买扫地机器人。

静下心找了一圈,发现好点儿的要价都不低。啊钱真是好东西,就是到花的时候万般舍不得。

但是一拍大腿想到做卫生那么累还花时间,感觉好像我的精力和时间还比较值钱。

——总之想败家总能找到理由。

2 thoughts on “年末记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