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唏嘘

1.最近困扰我的事:疫情和《鬼灭》的(将近的)结局……

这两件事意外都给了我同一种“去TNND混蛋啊!”的感慨。

2.小吴了不得了,照常上班的这段时间已经感冒了两回,两!回!真想问他是怎么做到的= =。

3.基本都在家族群里当隐形人的我,今天突然被外婆cue去说服人在悉尼的表妹Yuki疫情期间在家呆着不要去上班。

和Yuki是亲戚之余也是总角之交,年少留学都是一起去的,现在分别定居在同一座岛的两个城市,一直都是比较贴心的关系。

这几年由于离得远而不常联系,不过想到她就总想到小时候生活的单纯。当年感情好就是可以遇事一起卯起来抱怨,而如今的烦恼,多而隐晦,总算被生活教会了花儿为何这样红之后,反而很多牢骚就矫情到拿不出手了,更不要说彼此倾诉开导。(也就自己写写博客不咸不淡吐槽一下这个样子啦!

花了一上午和她在家族群里发语音,边聊边劝也没个结果,最后发现她的问题根本也不是上不上班,而是丫跟家里没沟通好让家里不太放心之后,私下和她发微信又聊了一下午各自的近况和盘算。你一句我一句,说到消极处,手机那头向来个性最是乐天的她低低说:“管他的,不上班日子更难过,感染就感染了。”

才算明白过来,压力于我们都差不多。

念书的时候我们有过无数次关于将来的讨论,光明前途、精彩人生,眼下却没有任何一种有被如愿的可能,曾经的所谓理想,此刻是关上的门。说不唏嘘是假的。

——“感染就感染了。”

说不唏嘘都是假的。

Comments (2) for post “唏嘘”

  • 我们这边有人发烧整个工作间都要跟着监测三天体温。
    家里长辈,糊弄糊弄得了。上了年纪的人是忘记了自己当年怎么被社会毒打的了。

    • 所言极是❕
      我这边只有社交距离禁令让人闻风丧胆,户外但凡跟人离得近被抓到了就是罚1000澳币,体温监测反而是让人纳闷的不严,发烧了第二天退烧了还可以继续去上班…

Leave a Reply

SidebarComments (2)